姬祉

云阔烟深树,江澄水浴秋。

【云梦双杰】元夕

*带噶元夕快乐!
*时间线截于射日之征,双杰决裂之前
*云梦双杰无差
*大概是欧欧吸到没边




莲花坞的灯会向来有名,水面上缀满的花灯,远远看来,就像落在地面的星河,煞是好看。一年之中有几个这样的节气是大家都能有闲暇来赏灯会?故而莲花坞的元夕灯会是各世家大族都会来参加的。

云梦江氏每年都要为此耗不少心思,每年花灯的数目、种类,还有灯谜,向来都是家仆们的难题。可今年恰逢特殊时候,江氏有了名声却依旧人丁稀少。当然,也不是缺乏做这些事的人,但从前的老家仆们大多战死,新丁们难免缺乏经验,故而今年的灯谜是江澄、魏无羡、江厌离三人亲自出的。

小时候江澄和魏无羡总爱去偷看家仆们出灯谜,拿着一堆出好的灯谜就开始比赛谁猜出来的多,以抢答的方式。

江厌离左手拿着一堆灯谜,右手拿着一张答案,温和地笑着看他们两个乖乖坐在板凳上,“阿澄,阿婴,准备好了吗?”

“好了好了,师姐开始吧。”

“好,第一个……”

……

“魏婴你刚刚在干什么!”

“阿婴不可以偷偷看答案哦。”

“哎哎哎,好师妹,你别打我啊。”

江厌离轻轻地笑,注视着不远处打闹的两个小小孩童,眉眼间是化不开发温柔。

上元节也是八岁的江澄最喜欢的节日,他总是能在猜灯谜比赛中完美碾压魏无羡——这个初来乍到的家仆之子还来不及学些什么东西,江澄却已经可以自学经书,虽然学不懂,但终归认得字。只是可惜作为主人,江澄与魏无羡是不参与猜谜比赛的,不然江澄定能拔得头筹,也正是因此江澄和魏无羡才偷偷提前看题目,后来也成了习惯。

对于聂怀桑来说,猜谜十分令他头疼,他平日的确博览群书,但都是背着大哥偷偷藏的小人书,若是灯谜考什么话本里的情节或是图册的细节,大概也只有他能赢个大满贯。每次江澄和魏婴猜完,记得些许答案,就会偷偷告诉聂怀桑,好让他不会因为答得太少被大哥训斥。

当年的板凳已经不在,江澄在原处又做了石桌和石凳,他们三个就坐在当年做过的位置上,却已经不再是猜题,而是出题。

“哎哎哎,魏婴,你不能乱出题!这道题的答案怎么能是这个!”

“你怎么能出春宫图册的作者是谁!”

“你怎么能出金瓶梅的细节题!!!!”

“哎呀,师妹不要这么死板,每年都是些旧题,未免没有新意。你看我出的题目多么别出心裁啊。”

“你!!!!”然后江澄又作势要去打魏无羡。

“哎哎哎,好师妹,你别打我啊!我改还不行吗!”

江厌离从笔墨里抬起头,当年瓷娃娃般的两个小小孩童已经长成了眉清目秀的少年,该庆幸多少年时光过去他们还如最初那般。

流光溢彩,此间少年。

江澄背着手站立着,客气地迎接着来的每位客人,礼貌又疏离的模样,举手投足间皆是家主该有的大家风范,再不似那个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的任性少年。

待酒席结束,各家修士散去,江澄静默地看着仍旧忙碌的莲花坞,家仆们收拾残羹冷炙。他从未以这样的心态看待过每年都有的元夕盛事,终究是不一样了。

魏无羡笑嘻嘻地凑过来,“今夜美女如云,师妹可有相中一二,欲同哪家仙子结为道侣?”

“你又发什么神经。”江澄开口,不再是端着的江氏家主,而是那个骄傲的少年。

“道侣,”他顿了顿,“你不就是吗。”

——————
感谢你们看到这里,如果可以,烦请留个评

评论(4)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