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祉

云阔烟深树,江澄水浴秋。

【澄羡】那时秋

*截 @浮生半盏 清茶太太的点梗!
非常抱歉拖了这么久……总算赶在年前摸完了orz
希望太太不要嫌弃嘛
*依旧是欧欧吸
*瞎鸡儿起名字
*我觉得是个小甜饼

处理完军务后,江澄的眉间也染上一丝疲惫。近来实在是事务繁忙,偏生魏婴那家伙又不见了人影。

“上将,您回来了。”

“嗯。魏婴呢?”

“魏少将他……他……”

“他怎么了?有话就快说,磨磨唧唧的,哪有个军人的样子?!”
“是!”被训的人不由得稍息立正敬了个军礼,“报告上将,魏少将说他要去摸鱼抓山鸡!”

意料之中的回答,江澄太阳穴突起的青筋替他表达了他的不满。

前段日子征兵完毕,今年云梦这边的特别行动队是由江澄和魏婴全权负责。这段日子刚好是选拔,进入特别行动队的每个人至少都会是上士级别,享受着优于别人的待遇也意味着要比别人接受更为严峻的考核,日后的任务也要危险得多。这是无上的光荣,也是无尽的深渊。

魏婴性子懒散,但是带兵很有一套,恩威并施,新兵们很是服气。因为是第一次自己来负责,江澄也格外用心,只是从表面上看他要严厉得多。毕竟以后特别行动队的每一个人,都会是他的心腹,是荣辱与共的兄弟,是在战场上要托付后背的人。

他们现在在森林里训练,摸鱼的地方肯定没有,捉山鸡的地方……他上次和魏婴一起布置新兵们的障碍跑道时好像看到过……

江澄找到魏婴的时候,后者正在专心致志地捉山鸡。军装外套被丢在一旁,白色衬衫的袖子被挽到手肘处,那人正弯着腰撅着屁股张开双臂,眼看就要把那只毫无警觉的山鸡捉到手。江澄毫不留情地一脚踹在他屁股上,魏婴由于重心不稳而摔了个狗吃屎,即将到手的山鸡也因惊吓而逃走。

“谁啊,他妈……”魏婴不爽地揉着屁股想要站起来时,看到是江澄,差点脱口而出的脏话被憋回肚子里,立马换上笑脸:“澄澄!这么巧,你也来捉山鸡啊,哈哈哈哈哈……”笑得十分尴尬。

江澄一向不喜欢他说脏话,幸好刚刚的脏话没有说出口,不然晚上受罪的肯定是自己。

“你倒是十分清闲,还有空捉山鸡。”

“我这不是为今天的晚餐做准备嘛……等会儿捉到了,鸡腿都给你!”

两人都爱吃鸡腿,从小到大没少为此打架。

江澄似是突然想起来什么:“留着,明天烤着吃。”

魏婴投给他一个了然于心的猥琐的微笑。




第二天跑过了十五公里负重跑的新兵们,看到他们可亲可爱的队长和副队长在终点烤着山鸡吃,他们却只能默默拿出干粮来填饱空空如也的肚子。香味扑鼻,已经够让人难受,还被秀了一脸。

“魏婴!不是说鸡腿都给我吗?!!”

“什么你的我的,你的不就是我的~”

“魏婴!!!!”

“别这样嘛~亲你一口补偿你~”

谁来收了这队狗男男!啃着干粮的新兵们内心泪流满面。

评论(4)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