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祉

云阔烟深树,江澄水浴秋。

【澄羡】路

*圣诞快乐啊各位天使。(虽然没有卵关系)
*欧欧吸预警

从莲花坞到夷陵的路到底有多长,江澄也不清楚。这条路他走了太多次,却似乎从来没有认真走过。

从前走得勤,魏无羡还在夷陵时,隔三岔五走一遭。或是找魏无羡喝酒,或是替阿姐送一碗排骨汤去。嘴上说着魏无羡喝汤跟喝猪潲似的,才不想去送。然而江澄每次都口嫌体正直地去了。后来阿姐死了,他是真的不知道以什么立场去看待魏无羡了。若说父母的死主要在于温家,但阿姐,是他亲眼看着因魏无羡而死的啊……要说恨他,是恨不起来的,他依旧是自己心底里想要保护的家人。可要说爱,这让他怎么去爱?

魏无羡死去的这十三年,想来是他最快活的十三年了。也时常会后悔,为什么没有保护好最后的家人;也时常会怀疑,魏无羡就在世上的某个角落活着。便是再忙,江澄也一定会抽出时间在魏无羡的忌日,跑去夷陵,魏无羡陨身之处,带上天子笑,枯坐一日。

可后来,魏无羡竟果真未死。抑或说,他又活过来了。从并肩作战的兄弟,到敌人,个中滋味,难受的不止魏无羡一人。

再后来,观音庙过后,他们也曾短暂地见过一面,在莲花坞,江枫眠夫妇的忌日。

魏无羡是孤身前来,身旁并未站着曾形影不离的蓝湛。

他说,阿澄,我想祭拜江叔叔他们。

江澄冷笑,你是该好好拜拜他们。

祭拜过后,魏无羡以为江澄不欢迎自己,正欲离去,却见江澄已斟好了酒,对面的酒杯,明显是为他准备的。

江澄又冷笑道,怎么,我现在连邀你共饮你都不肯赏脸吗?

魏无羡坐下,这酒,他认得。不是他最爱的天子笑,是当年,去蓝家学习之前,他与江澄自己酿的酒。等到可以喝的时候,他们已经不可能再一起喝酒了。过去了这么多年,酒愈发香醇,本该像他们之间的感情,更加弥足珍贵。

一时无言。

他们之间需要一个机会把心里话说出来,把很多误会解开。而那些话却恰恰是两人都说不出口的。

思忖了许久,魏无羡说,阿澄,我本以为,会无条件站在我这边的人是你,会秉持着所谓大义来讨伐我的是蓝湛。没想到,一切都是反的。

江澄冷笑,我本来也是这么以为的。

多么可笑。我本来也是这么以为的。再见时抽你那一鞭子,我想
把你的魂魄抽出来,带回云梦,回到我偷偷保存了十三年的你原本的身体上。可是你,因为那一鞭子,站到了我的对立面。江澄悲哀地想。

江澄真的很想走到魏无羡面前,伸出双手,掐住他的脖子。他真希望他没有重生。十三年的寻找起码有所可待,当他再出现在这世上的时候,一切却已经改变了。是啊,这么多年,没变的,只有自己而已。

江澄本想解释金丹的事情,明明我的金丹也是为你而失的啊,我的付出,不比你少多少。可是说不出口。观音庙过后,他们都不想再提起当年的事。观音庙那天他没有说,现在也不会再说了。说出来又能怎样?对现在的情况也不会有丝毫的改变。难道魏无羡知道江澄的金丹本是为他而失便会回莲花坞兑现他云梦双杰的诺言?就算没有蓝湛,是红湛黄湛绿湛还是紫湛,他们也不可能在一起。怨不得别人,是性格使然,过于矫情的话他们都说不出口,有些真相就只能烂在肚子里,成为遗憾。

江澄还想说,蓝湛等了你十三年,我又何尝不是。十三年不忘给你烧纸钱一直想着给你招魂的人,难道不该是我吗?怎么你再活了一遭,眼里就只剩蓝湛了。

最后江澄他说,魏无羡,你死而复生,不仅换了一张皮,还他妈换了一颗心。

这条路,分岔路口太多,我们终究渐行渐远。







——————
感谢看到这里,如果可以,烦请留个评。

评论(6)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