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祉

云阔烟深树,江澄水浴秋。

【澄羡】如寄

*大量欧欧吸注意
*开学了发得比较匆忙……日后有时间再来重修一遍
*依旧是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些什么的系列,求不喷(๑❛ᴗ❛๑)

那一年相伴相护的承诺,散作了浮尘。

  许久没有回过莲花坞了,莲花坞仍是从前的景致,倒是远远立着牌子“莲花坞方圆三十里不得养狗”。魏无羡轻笑,只见莲花坞门口围着不是绰约的仙子,看着娇娇怯怯的,一个个皆道要给江宗主生猴子。魏无羡先还有些诧异江澄什么时候如此受欢迎,想来,是了,师弟纵是被自己掩去了不少光辉,也从来是众人眼中的焦点。十七岁一手重建莲花坞,并使江家现在成为四大世家之一,放眼修真界也无几人。

  好在江澄恋旧,莲花坞的布置未曾有分毫改变,魏无羡见正门难挤,便摸着后门进了。寻到江澄时,他正在撒鱼食。转眼就要入秋,池子里也已是残红败绿的景象,锦鲤却养得极好。他眉眼如旧,一句问候却微微颤着声。

  对于魏无羡的突然造访,江澄也未表现出太多的惊讶。再多念想捱不过时光利刃,终究化成寒暄三两声。此时二人正坐在亭子里,难得地温柔细数着平生趣事。想起年少曾鲜衣怒马,江澄也不免感慨。由于不肯用体内魏无羡的金丹,又为金凌操劳许多,江澄此生两鬓已生出华发,也消瘦了几分。魏无羡问他经年孤身是否为谁等,他却答无心此事,又问起蓝忘机为何没有跟随。

  魏无羡笑了一声,听不出太多喜悲,只说分开了。就像年少时爱撩他,也未曾想过他会喜欢他。在他重生之后最艰难的时候,陪着他的是蓝湛,说不感动是假的,说不喜欢也是假的。只可惜感动再也不是爱,云游的时候想了许多,最后却还是觉得江澄比较契合。就算后来陌路那么久,可年少的默契都不是假的。用江澄的话来说,就是魏无羡一个眼神他就知道魏无羡要放什么屁。恍惚间,他突然明白,这么多年,是他跑太远,而江澄,不紧不慢在追。

  魏无羡和江澄极少像此日这般,不拌嘴也不打闹,只是促膝长谈,坦白所有胆怯,了却心结。那些年太乱,太多事情来不及解释,就成了心里的死疙瘩。他们需要这么一个机会,去回到当初令人艳羡的默契。几乎不必多说,两人就这么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江澄一直都明了自己与魏无羡之间的感情,而今魏无羡也终于明了。

。二人仿佛又回到了十五六岁时,莲花坞也传出了阔别已久的欢笑。那日魏无羡大笑着跑回来,冲进书房:“澄澄澄澄,我刚刚去村头老张家打酒,听到有人在议论我们哈哈哈哈哈”

  江澄从公文里抬起头,狐疑地打量了魏无羡:“你没又生事吧?”

  “不是不是,澄澄我跟你说,特别好笑,他说我们年少互相捅刀,没想到最后还是成了云梦双杰的佳话,十分有趣。那人还说啊,只可惜了江宗主拒绝了好几条街的宗主夫人呢……”

  “都不是喜欢的人,没什么好可惜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澄澄我就知道你那些年是在等我哟~我的魅力这么大的嘛~”

  “是又怎样!你丫欠操是不是!”

昔年情谊皆封存,何必有悔恨。
愿前路安稳,不再为旧事执念深。

评论(5)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