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祉

云阔烟深树,江澄水浴秋。

【澄羡澄】桂枝香

*大量欧欧吸注意

批多了公文,有些乏了。江澄放下笔,揉了揉。他走到房外,三秋桂子,分外飘香。风只是微寒,却已有些刺骨。

好久没有大醉一场了。

江澄第一次接触酒,似乎也是这样的日子,这样的天气。当时他方十三。那日是温家的清谈会,本是要求全家到齐的,偏生江澄前晚被魏无羡唬得掉进了水里,染了风寒,实在不能去。魏无羡有些愧疚,便自告奋勇说要留下来照顾江澄。江澄感动了一阵子,魏无羡便又跑没影儿了。说不恼都是假的,江澄咒了魏无羡好久,方消气。

但当魏无羡提着一壶酒回来时,他惊喜地披着被子从床上下来,眼睛瞪得老大,问魏无羡:“你从哪儿搞来的?”魏无羡撇了撇嘴,说:“刚刚自己去买的。师妹,我听说喝些酒可以御寒,你老是喊冷,不如喝些酒试试?”江澄和魏无羡对酒可是垂涎多时了,江枫眠是喝酒的,有时高兴了也会在家小酌两杯,但当江澄和魏无羡委婉地表达自己想喝的时候,他又板起脸说小孩子不要沾酒。但这酒到底是什么滋味,他们太想知道了啊。

江澄也不顾魏无羡刚刚把他一个人丢在房里了,拿起魏无羡拿来的酒盅就准备喝。魏无羡也有些迫不及待,便同江澄一起喝起了酒。云梦的酒,是不太烈的。就像是云梦人即使破口大骂也不显凶恶,云梦的酒再烈也不会刺喉。清醇的口感,淡淡的酒香在齿间散开,喝起来十分享受。

两人心满意足地喝完了酒,把酒盅和坛子处理好,便坐着开始闲聊。也恰是那日温家由于江澄和魏无羡没去,叨叨了许久,江氏夫妇晚归,才未发现二人做的好事。待他们回来时,见魏无羡乖乖地陪着江澄,十分欣慰。酒气已消散,但二人脸上仍带有不自然的红晕,还以为江澄风寒仍未见好,又传给了魏无羡,便令魏无羡也躺下休息。江澄和魏无羡躺在被窝里,相视而笑。

江澄朝着街头酒家走去,那是当年第一次接触酒时,魏无羡去的酒家。店子不大,看起来就像寻常的小店,并不引人注目。江澄去过很多地方,也喝过很多不同的酒。可他仍旧觉得,这里的酒,最好喝。

这么多年,酒的味道没有变,可身边的人,已经不在了。

欲买桂花同醉酒,终不似,少年游。

——————
w其实想了很久到底要是个什么样的结局。最后还是决定没有结局吧。

评论(2)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