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祉

云阔烟深树,江澄水浴秋。

【澄羡】我等你到三十五岁

*突然想到一个很虐的梗……就写下来了
*小新人第一次发文,求各位太太轻喷

自夷陵老祖魏无羡宣布叛逃江家之后,再未回过莲花坞。莲花坞守卫森严,但夷陵乱葬岗却没有守卫,于是,江澄与魏无羡相会通常是江澄提着陈酿上乱葬岗找魏无羡。

那日江澄被江厌离问道:“阿澄有没有想过日后要娶一位什么样的仙子呀?”江澄一时语塞。年少时他曾觉得阿姐便是世上最好的女人,以后想娶位像阿姐一样温柔贤淑的。可那一瞬间,他想到的竟是魏无羡。以前常和魏无羡嬉笑打闹,从未觉得时光过得快,他觉得身边的那个人就是会陪他一辈子的。可他现在最怀念的,便是曾经在莲花坞可以和魏无羡肆意玩耍的日子。

于是,当晚江澄便提了酒去找魏无羡。想到阿姐今日问他的,江澄问了句:“魏无羡,你打算何时娶妻?”魏无羡苦笑了一声:“想当年哥也是修仙界一枝花,顶着这张脸撩妹从未失过手。如今这名声,怕是难娶到哪家仙子了吧。不如这样,师妹,我娶你啊。”江澄有些恼怒,“胡说八道些什么!”说罢脸又红了红,“要娶也是我娶你!”魏无羡脸红地咳了两声,说道:“要是日后你我果真讨不到老婆,就凑合着过也挺好。”

“好,我等你。两年够不够?”江澄道。

魏无羡哇哇大叫:“两年?!师妹你这么想娶我?江晚吟可是云梦一枝花啊,多少妹子抢着倒贴啊,我不能误了你的大好前程啊……”

“闭嘴。”

魏无羡乖乖地闭了会儿嘴,又开口道:“要是十八年我还找不到老婆,可能就真的找不到了……”

江澄点了点头,“好,我等你到三十五岁。”那年,江澄方十七。
回去后,江澄在当年魏无羡初来莲花坞爬过的那棵树下,埋了一坛女儿红。












后面大概就是刀子了……





后来发生很多事,阿姐的死,金子轩的死,都让江澄难以忘怀。可他始终不信,魏无羡真的会死在那场围剿中。他恨,他恨魏无羡,恨魏无羡为什么不能控制住那些凶尸,世界上最好的阿姐,就这么死了……可他更恨自己。明明自己已经当上了家主,已经有足够的能力去保护那些他想守护的人了,可为什么,为什么自己还像当年看着父母惨死在温家手下那样,什么都做不了。他看着阿姐就这么死在他眼前,他迫于各大修仙世家的施压,只能上乱葬岗,围剿魏无羡。

当年魏无羡受了伤都能杀了玄武逃生,命这么大,怎么可能说死就死呢?于是他命人造了魏无羡反噬而死的假象,将魏无羡的尸体带回了江家。可魏无羡,真的没有醒来。江澄试过用各种办法招魂,抓了许多可能是魏无羡的鬼道修士,只想找回魏无羡的魂魄。

当江澄三十五岁生日之时,他忽然觉得魏无羡是否当真忘了那年的约定。那个曾说要等到三十五岁的人,已跨过生死的门。
当江澄再见到魏婴标志性的笑容之时,除了这么多年来积攒的恨,更多的是欣喜若狂。他着急地拿紫电去抽,却抽不出他的魂魄。他知道他不会认错,却突然觉得魏无羡是真的回不来了。

不会来赴约了。

果然,魏无羡好似忘了曾与他的约定,他已经等了十八年了,可魏无羡坚定地走向了蓝湛。太害怕离分,呼吸都如此熟稔。而熟悉像掌纹,却只是今世今生,不能开口的身份。

魏无羡后来与蓝湛办了场小的喜宴,他想了想,还是请了江澄。江澄穿着云梦江氏的校服,一路走来笑得自欺欺人。别问那祝福是假是真,这么多年的割舍有多疼,谁比谁陷得更深。

回去后,江澄挖出了他埋了十八年的女儿红。曾听闻每户人家在女儿出生时都会埋下一坛女儿红,待女儿出嫁时再挖出来庆祝。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是由自己在魏婴十八岁的时候才埋下这坛女儿红,可这坛酒,本是他预备给他和魏婴的喜事的。醉斟浊酒一生悲欢散如烟,往事且作凭奠。

别那么认真,时间会淡漠伤痕,也许放手是新生。

愿我孤独一生得见你们白头偕老。

评论(9)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