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祉

惟你是可堪堪渡我之人。

朋友们,我上天台了。

1个repo

@林小鱼 太太的本子到了!拿到的那一刻真的超激动!!!请原谅我的直男拍照技术orz,它真的超好看!无论是外表还是内容都是!

第一次吃陶叶,是小鱼太太的《一生美梦》。



“他点了点头,和他的王朝一起走进初夏灿烂的日光里,走向他气数已尽的美梦。”



从此走进陶叶的大门

而后是《无爱可失》


“回忆猖獗地滋长,挤进狭隘的细胞裂隙,血管中也流淌着,于脑际心间肆意对流,他终于认可他深爱着叶修。”

陶叶之间大抵就是如此吧。

太太的文字我非常喜欢!总是写得很深刻,很冷静,像一把插进心窝的尖刀。看完之后心头会钝痛,会有一种淡淡的惆怅之感,是那些甜腻腻的文字无法比拟的。大概陶叶也着实不适合发糖吧。

我永远喜爱您!

突如其来的表白

今天520呀嘻嘻嘻嘻
想表白清茶太太! @浮生半盏
入圈时候就很喜欢的太太,大概是带我跳进双杰这个圈的太太之一。超————喜欢她的澄羡!给大家安利!!!!
我大概真的是究极话废了。内心想出了一万字的赞美又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夸她。大概是她太好了吧。所以大家去看她的文吧!
emmmmmm最后我想说,还有半个月,太太高考加油w

【云梦双杰】[论坛体]昨晚夷陵老祖直播间里的人是谁(中)

*又双叒叕难产了,能不能有下真的随缘了
*你们要的后续
*在欧欧吸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糖比上一章多!




87L
写文的手已经饥渴难耐!
88L
求楼上大佬产粮!!!
89L
我的妈!澄澄唱歌也太好听了吧!
90L
怎么了怎么了
91L
老祖:澄澄你为什么不唱歌
三毒:我唱歌不好听
老祖:不会啊!澄澄唱歌超好听。来你唱一下
三毒:唱什么
老祖:唱一下《再也没有》
三毒:什么东西?不会唱。
老祖:那我唱一句你跟着唱
三毒:好
老祖:我再也没有对你生气
            我再也没有对你的秘密
三毒:(跟着唱)
老祖:哦,挺好听的啊
92L
卧槽好甜
93L
卧槽别这样。我已经只剩一颗牙了,也要被甜掉了
94L
这歌词魏哥故意的吧,我再也没有对你的秘密~
95L
而且特地不唱下一句    我决定再也不会爱你
96L
欸欸欸?澄澄把老祖炸死了?
97L
哈哈哈哈哈哈哈老祖自己作的
98L
老祖:澄澄你装备怎么这么差
三毒:你装备倒是好,拿过来给我用?
老祖:emmmmmm那我还怎么carry你啊
三毒:呵。
(三毒朝老祖扔了个手榴弹,老祖猝不及防被炸死了,然后三毒捡走了老祖的装备)
老祖:澄澄???!!!
三毒:看我拿第一
99L
可澄澄真的拿到了第一啊。超——争气!
100L
老祖好宠!上次他碰到一个坑队友的,骂了好久
101L
澄澄才没有坑队友!只是坑坑男朋友!
102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魏哥怎么开局就挂了
103L
三毒:啧。你怎么就死了
老祖:叫你和我一块儿你不和我一块儿,可不死了
104L
哈哈哈哈哈哈老祖内心:澄澄不和我一块儿走,宝宝委屈
105L
老祖还是这么黏澄哥
106L
已经在脑内酝酿了六千字,今晚的列车会驶向何方我也不清楚了……
107L
楼上太太看完直播马上写!说不定看完直播就一万了
108L
这么晚了还有这么多人在看直播。年轻人就是好
109L
澄澄你怎么还在打游戏太晚了妈妈不允许哈哈哈哈哈哈
110L
楼上妈妈粉??!!
111L
自称妈妈的粉。
112L
话说今晚魏哥好撩啊
113L
老祖:宝贝儿你等着我~我给你捡个四倍镜就去找你~
三毒:你还在哪里……
老祖:为了给你捡四倍镜宝宝命都不要了
三毒:你还是要吧。不然我就没有四倍镜了。
114L
哈哈哈哈哈哈哈澄澄怎么这么冷漠!
115L
魏哥一片痴情少男心。
116L
就到三点了。直播也完了。请问太太们产了多少粮!
117L
现在的太太估计忙着写文去了,没时间逛论坛了hhhhhhhh
118L
双杰也要一起睡觉觉啦~
119L      楼主
大家早安。
120L
hhhhhhhhh楼主早安
121L
双杰都没起床,今天还没吃糖。
122L     楼主
现在人好少啊……突然脑补老祖叫三毒起床的样子(捂脸)一定超撩
123L
hhhhhhhh还是别吧,以澄澄的起床气魏哥会被打死了
124L
魏哥都不敢叫澄澄起床的哈哈哈哈哈哈
125L
不过澄澄是个生活规律的好宝宝啊(大概)至少比魏哥规律吧!都是澄澄叫魏哥起床的xxxxx
126L
记得以前有一次魏哥前天晚上没直播,但是澄澄直播到凌晨所以魏哥起得比澄澄早。勤(无)快(聊)的魏哥就开始直播,把澄澄吵醒了。就听到澄澄一声怒吼“魏无羡!”魏哥直播就从此黑屏,魏哥那一天都没上过游戏……
127L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么可怕的嘛
128L
见过奓毛的猫吗,大概就是那种感觉
129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澄澄这么喜欢魏哥怎么舍得把他打死
130L
对啊,顶多打断腿
131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过分了啊
132L
想起以前两个人玩基三,澄澄玩万花魏哥玩明教,魏哥还说人22都是dps带奶,澄澄都不切离经奶他,然后澄澄点他切磋把他完虐
133L
哈哈哈哈哈哈哈澄澄花间是真的犀利
134L
而且澄澄真的好喜欢基佬紫啊
135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澄澄的微博:我喜欢紫色但我不是基佬谢谢
136L
哈哈哈哈哈哈哈以前被调侃太多了
137L
而且他们当时的22队就叫云梦双杰啊!
138L
巨大的糖!!!
139L
说起这个……你们还记不记得以前《电竞周刊》做过云梦双杰的访谈……
140L
啊!那期!当时的双杰粉绝对人手一本吧!
141L
一本怎么够!我买了五本!!!
142L
是《电竞周刊》迄今为止销量最好的一期了。
143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141L你买那么多干这么
144L
我不知道!只要看到就很想买!
145L
卧槽双杰粉这么厉害的吗
146L
可不是,当初印了一次居然脱销了还得加印
147L
加印了三次。
148L
哈哈哈哈哈哈《电竞周刊》销售部一脸懵逼
149L
而且现在好像闲鱼都没得出二手的……当时没买真的是悔死了
150L
这么好的杂志为什么要出掉!要珍藏一辈子啊wwwww
151L
当时魏哥和澄澄也一脸懵逼
152L
他们俩对自己有多受欢迎完全没点逼数
153L
他俩还合唱了一首以示庆祝!
154L
卧槽!!!!唱了什么!!!!!!
155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首歌不是双杰的黑料吗
156L
魏哥强烈要求要唱《巴拉拉小魔仙》
157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公举羡
158L
明明是小魔仙羡
159L
卧槽笑死我了
160L
没听到好可惜QAQ有大佬还存着的嘛……
161L
给你萌!http://baiduyunpan.xiajibaluandadekeke.com
162L
哈哈哈哈哈哈哈从澄澄的歌声里听出了不情不愿







————————————
TBC.





不我没救了。

【云梦双杰】[论坛体]昨晚夷陵老祖直播间里的人是谁(上)

*死亡人口复活
*难产了好久,大概是遥遥无期的下
*如果实在非常欧欧吸,麻烦不要告诉我
*好歹不是刀,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云梦双杰无差cp向

















1L     楼主
如题,昨晚老祖直播到三点突然被人一枕头摔脸上,还被吼了一句“魏无羡你这么晚不睡觉吵死啊”。那个小哥哥声音好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求扒!
2L
有生之年第一次沙发!!!!
3L
卧槽你们大半夜看完直播居然还来刷论坛?!!!!都不用睡觉的吗?!!!!
4L
hhhhhh楼上你不也是
5L
欸欸欸!楼主来握爪!我也觉得那个小哥哥声音超苏!虽然看不到脸但是一定超帅!!!!听声音就超帅啊!!!!
6L
楼上你的听力非常不错了。
7L     楼主
握住5L小天使的手!!!
而且看弹幕满屏“澄哥”“晚吟妹妹”什么的,看得我一脸懵逼……求知情人出来818
8L
看见标题戳进来,还以为发生了什么灵异事件……
9L
噗哈哈哈哈哈同楼上
10L
哇!居然有人吼我老祖?!!(来自一个昨晚没看直播的迷妹的愤怒)
11L
楼上你好像没抓住重点……请允许我好奇一下老祖什么反应(一个昨晚没看直播的迷妹的好奇)
12L     楼主
老祖也没生气……当时可能太激动叫得比较大声把小哥哥吵醒了,老祖吐了吐舌头,声音也小了很多,打完那把就去睡觉了。
13L
我的妈!!!你们都没有关注到重点!!!老祖不是在自己房间直播的吗?!!!!大半夜小哥哥朝他扔枕头说明了什么!!!
14L
秒懂
15L
同居了。
16L
是我想的那样吗?!!!!老夫的腐女心啊!
17L
看起来十分喜闻乐见
18L
你们又歪楼了啊喂!不是来求知情人扒小哥哥的吗?!!
19L     楼主
所以是没有知情人吗?!这么久都没人出来818这个小哥哥QAQ还以为大家都很了解这个小哥哥(才不会说其实想看小哥哥的皂片)
20L
哪种照片?果照吗(滑稽)
21L
以上都是新粉无误。粉老祖三年以上的没有不知道澄哥的吧
22L
楼上看起来是知情人!求深扒!!!!
23L
yooooo现在的新人小妹妹居然连澄哥都不认识了
24L
怪不得吧,澄哥和老祖很久没有互动过了
25L
突然涌现出一堆大佬粉……萌新不知所措
26L
老粉是比新粉知道的多很多,但麻烦你们不要一开口就自带嘲讽语气好吗?对老祖的喜欢新粉不比老粉少。
27L
呵。
28L
哎哎哎!别吵架!别伤了和气
29L     楼主
所以是没有人管我默默的求助吗
30L
我来!昨晚那个是前游戏区up江澄,id三毒圣手,以前经常和老祖一起打游戏,当初还被戏称云梦双杰。这两个人当初真的配一脸!!!!本来两个人也是住一起的啊,但是三年前不知道为什么澄哥搬走了(三年前我也只是小透明)然后澄哥好像也没怎么更过动态了……
31L
找!找到他了!卧槽原来也是个大佬!
32L
江澄,曾经最喜欢的游戏区up ,超过老祖。
33L
所以晚吟妹妹什么梗……
34L
晚吟是江澄的乳名啦,因为很像女孩子的名字所以魏哥喜欢拿这个来调戏江澄。江澄连乳名都这么文艺~真的是好可爱啊(捂脸)
35L
楼上澄吹,鉴定完毕
36L
澄吹怎么了!敢问三年前的老粉谁不是澄吹!!!
37L
巧了,我就是三年前的老粉,坚定吹澄一万年
38L
三年前的cp粉都不见了hhhhhhhhh
39L
谁说的!我们双杰粉只是很低调!哪像忘羡粉,人家正主没实锤就在那边满世界刷
40L
被澄哥炸出来!!!!所以澄哥回来了是吗!!!!澄澄我们超想你的啊!!!!!
41L     楼主
谢谢楼上各位大佬科普(求爆照)
42L
哇!楼主好贪心!捂住澄澄不给看
43L
哈哈哈哈哈哈楼上真可爱
44L
澄澄超好看啊吸溜吸溜,偷偷保存了我澄高清美照,每日一吸
45L
卧槽!澄澄从来不发自拍!而且他的自拍像自黑照!真的是有颜非常任性了。楼上别私藏!
46L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不。以前吸澄从来都是场照或者截图orz直到某天被老祖宠爱
47L
啊!是那天老祖在后援团的群里发的吗!只有后援团团长们有啊QAQ这些团长一个个都是蔫坏,没一个愿意拿出来分享的
48L
我来。「江澄照片.jpg」
49L
楼上好人一生平安!!!!
50L
楼上上我爱你!!!!!
51L     楼主
感谢48L!!!!!呜呜呜小哥哥真的好好看
52L
6L你看我的听力真的非常不错
53L
魏哥拍照水平真的不错啊……只有拍喜欢的人才会这么用心吧(我就是双杰粉你打我啊)
54L
哈哈哈哈哈哈哈新粉一秒入双杰
55L
都来加入我双杰大正教!双杰超甜!!!!!
56L     楼主
想吃双杰!有人分享双杰甜甜的日常吗!
57L
双杰日常都很甜啊!甜到掉牙那种!就是每天磕双杰我才长蛀牙的!
58L
哈哈哈哈哈楼上真是够了。自从磕了双杰,我牙都掉光了
59L
印象最深刻的是老祖怕狗,澄哥爱狗,然后澄哥为了老祖把狗送人了,还替他赶了十几年的狗
60L
十……十几年???
61L
忘科普啦,魏哥和澄哥从小一起长大的啦
62L
竹马梗……我喜欢!!!!
63L
哈哈哈哈哈哈哈说起狗我想起有次直播魏哥看到游戏里的狗吓得跳了起来
64L
魏·见狗巨怂·无羡
65L
哈哈哈哈哈哈哈至今无法忘记澄哥当时嫌弃的眼神
66L
江·超嫌弃见狗怂·澄
67L
哎哎哎,新粉表示有次也看到魏哥看到狗跳起来……但是当时没看到澄哥欸
68L
当时魏哥很小声地嘟囔了一句“澄澄不在”~
69L
wwwwwww双杰党一本满足!
70L
老祖直播开始了!你们还在逛论坛???!!!
71L
我的妈!澄澄!!!!!dichskixgxnakqoxnakduxbksiwnxjwiwjxnxhch
72L
激动到无法言语!!!!!
73L
71L激动得脸滚了键盘吗这是
74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祖居然玩吃鸡?不是绝对不玩的吗?!
74L
我夷陵老祖就是无聊死,死外边,从这边跳下去,也绝不会玩吃鸡!吃鸡真好玩
76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魏境泽
77L
和澄澄一起吃鸡啊!!!!!
78L
大概是因为老祖喜欢和怀桑大大和厌离姐一起玩吧……
79L
虽然厌离姐是真的很菜……但是人家很努力啦!
80L
卧槽!!!!!老祖怎么这么撩!!!!!
81L
在外边没法看直播……有人现场转播一下吗
82L
老祖在唱歌
三毒:魏无羡你唱的什么玩意儿,在哪儿学的
老祖:我在你心里学的
三毒:啧。你说话怎么这么油腻
老祖:你最好管好你的嘴
三毒:怎么
老祖:不然我会忍不住亲它的
三毒:……无fuck说
83L
啊啊啊啊啊啊啊双杰党一本满足!!!!!
84L
双杰党原地爆炸!
85L
澄澄一回来就是巨大的糖啊!!!!
86L
他们怎么这么好!!!!!


————————————————————
TBC.

快给我评论告诉我我还有救!

【云梦双杰】元夕

*带噶元夕快乐!
*时间线截于射日之征,双杰决裂之前
*云梦双杰无差
*大概是欧欧吸到没边










莲花坞的灯会向来有名,水面上缀满的花灯,远远看来,就像落在地面的星河,煞是好看。一年之中有几个这样的节气是大家都能有闲暇来赏灯会?故而莲花坞的元夕灯会是各世家大族都会来参加的。


云梦江氏每年都要为此耗不少心思,每年花灯的数目、种类,还有灯谜,向来都是家仆们的难题。可今年恰逢特殊时候,江氏有了名声却依旧人丁稀少。当然,也不是缺乏做这些事的人,但从前的老家仆们大多战死,新丁们难免缺乏经验,故而今年的灯谜是江澄、魏无羡、江厌离三人亲自出的。


小时候江澄和魏无羡总爱去偷看家仆们出灯谜,拿着一堆出好的灯谜就开始比赛谁猜出来的多,以抢答的方式。


江厌离左手拿着一堆灯谜,右手拿着一张答案,温和地笑着看他们两个乖乖坐在板凳上,“阿澄,阿婴,准备好了吗?”

“好了好了,师姐开始吧。”

“好,第一个……”

……

“魏婴你刚刚在干什么!”

“阿婴不可以偷偷看答案哦。”

“哎哎哎,好师妹,你别打我啊。”

江厌离轻轻地笑,注视着不远处打闹的两个小小孩童,眉眼间是化不开发温柔。



上元节也是八岁的江澄最喜欢的节日,他总是能在猜灯谜比赛中完美碾压魏无羡——这个初来乍到的家仆之子还来不及学些什么东西,江澄却已经可以自学经书,虽然学不懂,但终归认得字。只是可惜作为主人,江澄与魏无羡是不参与猜谜比赛的,不然江澄定能拔得头筹,也正是因此江澄和魏无羡才偷偷提前看题目,后来也成了习惯。


对于聂怀桑来说,猜谜十分令他头疼,他平日的确博览群书,但都是背着大哥偷偷藏的小人书,若是灯谜考什么话本里的情节或是图册的细节,大概也只有他能赢个大满贯。每次江澄和魏婴猜完,记得些许答案,就会偷偷告诉聂怀桑,好让他不会因为答得太少被大哥训斥。


当年的板凳已经不在,江澄在原处又做了石桌和石凳,他们三个就坐在当年做过的位置上,却已经不再是猜题,而是出题。

“哎哎哎,魏婴,你不能乱出题!这道题的答案怎么能是这个!”

“你怎么能出春宫图册的作者是谁!”

“你怎么能出金瓶梅的细节题!!!!”

“哎呀,师妹不要这么死板,每年都是些旧题,未免没有新意。你看我出的题目多么别出心裁啊。”

“你!!!!”然后江澄又作势要去打魏无羡。

“哎哎哎,好师妹,你别打我啊!我改还不行吗!”

江厌离从笔墨里抬起头,当年瓷娃娃般的两个小小孩童已经长成了眉清目秀的少年,该庆幸多少年时光过去他们还如最初那般。

流光溢彩,此间少年。


江澄背着手站立着,客气地迎接着来的每位客人,礼貌又疏离的模样,举手投足间皆是家主该有的大家风范,再不似那个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的任性少年。


待酒席结束,各家修士散去,江澄静默地看着仍旧忙碌的莲花坞,家仆们收拾残羹冷炙。他从未以这样的心态看待过每年都有的元夕盛事,终究是不一样了。


魏无羡笑嘻嘻地凑过来,“今夜美女如云,师妹可有相中一二,欲同哪家仙子结为道侣?”

“你又发什么神经。”江澄开口,不再是端着的江氏家主,而是那个骄傲的少年。

“道侣,”他顿了顿,“你不就是吗。”






——————
感谢你们看到这里,如果可以,烦请留个评

【羡澄】当时明月(四)

*大家新年快乐!
*依旧是欧欧吸到没边
*我都不知道自己在瞎鸡儿写什么






江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段日子。

第二天去公司的时候,上面就派了一个专业的团队下来帮助他。有了专业的指导,自是方便不少,处理事务也顿时有了头绪。但当他想同魏婴分享这一喜讯时,魏婴却消失了。衣柜里的衣服一夜之间被清走了大半,也不在学校做研究,没有任何人知道他到底在哪里。电话不接消息不回,他是真的,离开了江澄的世界。

突然被表完白之后表白的那个人消失了,这种感觉实在是十分微妙。他甚至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回应。

学校里的好友找不来江澄这里,倒是怀桑,隔三差五就来旁敲侧击打听魏无羡的下落。多么讽刺,连他最亲近的两个好友都不知他去了哪里。

这七年,江澄和聂怀桑一点魏无羡的消息都没有,两个人倒是混成了生死之交。

突然江澄手机响了,是怀桑的消息,大家都知道魏无羡今天回来,约着明天给魏无羡接风洗尘。

江澄有些犹豫,魏无羡到底还是失去了一些记忆……

见江澄杵在那儿半天不说话,魏无羡疑惑地望了望他,开口道:“阿澄,怎么了?”

江澄扬了扬手机,“怀桑的信息,说是明天大家一起给你接风洗尘。”

“那去呗,好久没有见到大家了。”

“但是你现在……”

“我是失忆了又不是失智了,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不过,我失忆这种事,你和怀桑知道就可以了。”

“那……蓝湛呢?你要告诉蓝湛吗?”

“我不知道。”

说起魏婴和蓝湛的渊源,还要追溯到高中那会儿。高中魏婴和江澄同桌,总爱同江澄叨叨,蓝湛作为风纪委员,少不了管他们的事。蓝湛那时候就颇具老古董风范,任魏无羡怎么甜言蜜语地贿赂也不肯撤销让魏无羡罚抄罚站罚搞卫生的处分。

那个时候的魏无羡觉得蓝湛非常有意思,总爱去逗他玩。逗着逗着,蓝湛就喜欢上他了……

说起来,魏无羡失踪的那七年里,蓝湛也一直在打听他的下落,也不是没来找过江澄,只可惜就连江澄也不知道。

第二天聚餐的时候,来了很多人。温情温宁蓝湛和低一级的薛洋,都来了。魏无羡从来笑嘻嘻与谁都好相处的样子,其实知心交底的朋友就江澄和聂怀桑两个。

江澄把怀桑拉到一边:“你是怎么和他们解释魏无羡这七年干嘛去了的?”

“咳,咱魏哥的英勇事迹,我当然……”他看着江澄快要吃人的眼神,“我当然没敢说实话。”看着江澄脸色稍微缓和,他才又开口道,“我就和他们说魏哥出去干大事去了,你说他失忆了我也没敢说……让他自个儿去解释吧。”

“蓝湛你请的?”

“好歹也是高中同学大学同学……”

“可能很多事情,今晚都会有个结果了。”

江澄努了努嘴,聂怀桑看过去,正好看见蓝湛含情脉脉地望着魏无羡。

江澄说不清当初魏无羡对蓝湛的调笑是否代表着他也对他有意,也不清楚那个吻究竟是安慰还是真心的表白。至少在他这边,七年的沉淀,他已经明了,多年的兄弟之情发酵成了别的感情。但他却不敢断言,魏无羡哪句话是玩笑哪句话是真心。
















——————
感谢你看到这里,如果可以,麻烦留个评。

【羡澄】当时明月(三)

*各位除夕快乐!
*依旧是欧欧吸到没边









回到云梦,所有的摆设还如同当年那般,未更改半分。从换鞋子到自己倒杯水在沙发上坐下,魏无羡做得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如条件反射般流畅而自然。


江澄看着眉目如初的魏无羡,不知他还记不记得,当初在这里发生过的……那个吻。

当年的所有事情都发生得太突然,江枫眠夫妇突遭事故,一瞬间,所有担子都落到了江澄身上。魏无羡比他年长些,但顽固的老家伙们却未必认他这个家仆之子。江家无疑是块肥肉,若是年幼的家主扛不起重任,各家便只好瓜分之。即使各家为了日后留一线不敢太明目张胆,但江澄不管怎么做,都有人暗中使绊子。
江氏的员工大多辞职,决心要走的人拦也拦不住,谁都不相信一个十七岁的未经世事的少年能挽公司于水火之中。

办完退学手续的那天,江澄心里很乱,一个人在客厅里枯坐了许久。世代打拼下来想基业,自己一直以来奋斗的目标,以一种突然的方式,落到了自己头上。

他就那样抱着双膝坐着,满脑子都是公司的事,他真的不知道到底该怎样做,才会真的有用。初秋的傍晚吹起微凉的风,只着短袖和短裤的他手脚也变得冰凉。他眼睛睁得大大的,眼神涣散,好像想哭,眼里却干涸得没有一丝泪水。不远处的商场好像在举办什么活动,主持人拿着话筒说了些什么,落到江澄耳里只是无意义的嘈杂,欢快背景音乐的旋律模糊地传来,回荡在空落落的客厅里,显得非常滑稽。商场外的电子显示屏总是很亮,江澄没有开灯,显示屏的灯光跨过一个街区也能照在他脸上,脸上灯光的颜色不断变换着,照亮他无神的脸,也只能显得他更孤寂。

魏婴做完研究回到家时江澄仍坐在那里,找来毯子给他盖上,他却已然如同一台冰冷的机器,没有任何回应。然后他捧起江澄冰凉的脸,轻轻地吻了下去。



浅尝辄止的一个吻,不带任何意义,就只是想亲亲他。

江澄似乎恢复了些知觉,眼神依旧无法聚焦,却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脑子里轰然炸开。

他听见他说。

“阿澄,我喜欢你。”









——————
感谢你能看到这里,如果可以请留个评。

【澄羡】那时秋

*截 @浮生半盏 清茶太太的点梗!
非常抱歉拖了这么久……总算赶在年前摸完了orz
希望太太不要嫌弃嘛
*依旧是欧欧吸
*瞎鸡儿起名字
*我觉得是个小甜饼

处理完军务后,江澄的眉间也染上一丝疲惫。近来实在是事务繁忙,偏生魏婴那家伙又不见了人影。

“上将,您回来了。”

“嗯。魏婴呢?”

“魏少将他……他……”

“他怎么了?有话就快说,磨磨唧唧的,哪有个军人的样子?!”
“是!”被训的人不由得稍息立正敬了个军礼,“报告上将,魏少将说他要去摸鱼抓山鸡!”

意料之中的回答,江澄太阳穴突起的青筋替他表达了他的不满。

前段日子征兵完毕,今年云梦这边的特别行动队是由江澄和魏婴全权负责。这段日子刚好是选拔,进入特别行动队的每个人至少都会是上士级别,享受着优于别人的待遇也意味着要比别人接受更为严峻的考核,日后的任务也要危险得多。这是无上的光荣,也是无尽的深渊。

魏婴性子懒散,但是带兵很有一套,恩威并施,新兵们很是服气。因为是第一次自己来负责,江澄也格外用心,只是从表面上看他要严厉得多。毕竟以后特别行动队的每一个人,都会是他的心腹,是荣辱与共的兄弟,是在战场上要托付后背的人。

他们现在在森林里训练,摸鱼的地方肯定没有,捉山鸡的地方……他上次和魏婴一起布置新兵们的障碍跑道时好像看到过……

江澄找到魏婴的时候,后者正在专心致志地捉山鸡。军装外套被丢在一旁,白色衬衫的袖子被挽到手肘处,那人正弯着腰撅着屁股张开双臂,眼看就要把那只毫无警觉的山鸡捉到手。江澄毫不留情地一脚踹在他屁股上,魏婴由于重心不稳而摔了个狗吃屎,即将到手的山鸡也因惊吓而逃走。

“谁啊,他妈……”魏婴不爽地揉着屁股想要站起来时,看到是江澄,差点脱口而出的脏话被憋回肚子里,立马换上笑脸:“澄澄!这么巧,你也来捉山鸡啊,哈哈哈哈哈……”笑得十分尴尬。

江澄一向不喜欢他说脏话,幸好刚刚的脏话没有说出口,不然晚上受罪的肯定是自己。

“你倒是十分清闲,还有空捉山鸡。”

“我这不是为今天的晚餐做准备嘛……等会儿捉到了,鸡腿都给你!”

两人都爱吃鸡腿,从小到大没少为此打架。

江澄似是突然想起来什么:“留着,明天烤着吃。”

魏婴投给他一个了然于心的猥琐的微笑。










第二天跑过了十五公里负重跑的新兵们,看到他们可亲可爱的队长和副队长在终点烤着山鸡吃,他们却只能默默拿出干粮来填饱空空如也的肚子。香味扑鼻,已经够让人难受,还被秀了一脸。

“魏婴!不是说鸡腿都给我吗?!!”

“什么你的我的,你的不就是我的~”

“魏婴!!!!”

“别这样嘛~亲你一口补偿你~”

谁来收了这队狗男男!啃着干粮的新兵们内心泪流满面。